金融創科成短中期發展引擎

金融創科成短中期發展引擎

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認為,金融和創科是香港短、中期最大的發展引擎,發展方向應聚焦在新產業、新夥伴、新資金。未來雖然風高浪急,但也有機遇,香港要把握機會拼搏,將經濟發展帶上新水平。

 

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11月27日在「香港財經論壇2023:探討香港國際化之優勢與高質量發展專題討論二:激發新動能 制勝新賽道」的演辭:

 

Tammy(《南華早報》總編輯譚衛兒)、Salome(香港經濟日報集團及《經濟通》董事總經理史秀美)、各位嘉賓、各位朋友:

 

大家好。很高興來到這裏參加香港財經論壇。今日的論壇匯聚政商各界翹楚,共商如何充分利用香港的國際化優勢,加速推進高質量發展。

 

在此我想跟大家分幾個層面說明,一是我們現時面對的全球經濟環境;二是今日的主題「激發新動能 制勝新賽道」,對香港來說,有哪幾方面可以推進。今日來到這裏跟大家分享,希望可以拋磚引玉,更重要的是接下來的分組討論,還有大家在論壇發表的意見,我們都會參考大家給予的意見,看看未來如何共同將香港的經濟發展得更好。

 

香港是細小、全開放、自由的經濟體,發展我們的經濟,與外圍環境的關係密切,而且亦受其影響很大。以我們的觀察,外圍環境有哪幾點值得注意呢?我覺得有五點。

 

第一,環球經濟前境不明朗。今年環球的經濟增長,大概可以到3%,比去年的3.5%慢了下來。我最近到APEC(亞太區經濟合作組織)開會,看到全球各個經濟體談自己的經濟和財政狀況時,討論到大家對明年的看法,共識是明年經濟會比今年的增長還要慢一點。還有,地緣政治風險仍然頗高。地緣政治風險、地區衝突,甚至戰爭,對金融市場會帶來一些衝擊。金融市場難免波動較大,這亦會影響投資氣氛,所以明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預測,經濟增長會放緩至約2.9%。

 

第二,環球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的情緒仍然高漲,再加上地緣政治的衝突,將會帶來很多變數。大家都聽到有reshoring、onshoring,亦有friendshoring,即是說將供應鏈在友岸、自己在岸重新布局。這對全球經濟鏈的影響亦大,我們要留意。觀乎今年香港的經濟增長大概3.2%,較我們幾個月前的估計慢了一點,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出口方面的下跌還未完結,而出口向下跌,除了因為環球息口高、經濟需求減弱外,其實跟區域的經濟鏈重新布局亦有關係。

 

剛才說的兩點都比較負面,第三點則比較正面,就是亞洲和中東的崛起。亞洲的經濟增長大概4.6%,高於全球平均數,而且貢獻全球經濟增長三分之二,預計明年,亞洲增長仍然可以維持大概4.2%。所以可以這樣說,亞洲是未來是一個重要的經濟動力來源。尤其是東南亞國家聯盟十國,估計到2030年就會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。觀乎大局,我們要開發新市場,新增長會在哪裏呢,很自然就會想起中東和東南亞。

 

第四,就是綠色轉型。這次的APEC會議,不論是財長會議,或者領導人會議,其實都花了不少時間討論如何應對氣候變化,這個問題已經是迫在眉睫。應對氣候變化有很多工作要做,這些全部都需要資金。有估計指亞洲在未來30年,綠色轉型所需的資金大概是66萬億美元,可想而知需求有多大。這麼大的資金需求,單靠政府力量是不足夠,一定需要動用市場資源才能做到。當然有危有機,資金缺口大,但同時亦表示商機很大,特別是在綠色金融方面。

 

最後一點是數字經濟的發展。在APEC領導人會議中,這亦是其中一個主題。展望未來,如何可以共建一個可持續發展、更普惠、韌性較強的經濟體,其中提到全世界都是相互關連,不止是金融市場,經濟亦如是。如何能夠共同發展而建立足夠的緩衝去應對這些衝擊,都是重要的。通過數字化,加速了各個經濟體之間的聯繫。大家見到在過去幾年,數字化大大推動了經濟轉型,改變了不同企業、產業,以至是商業模式。更重要的是,除了經濟體自身之外,通過數字化,能夠提升效率,讓全球一體化的發展更為密切。這幾個就是我們看到在未來兩、三年面對一些重要的外圍的大方向、大趨勢。

 

我們如何激發新的增長動能,還有如何找出新賽道,並在這些賽道中制勝呢?我認為除了看大形勢,要認清我們的根本優勢、比較優勢在哪裏,以構建未來具體的發展方向。可以這樣說,我們的基本優勢就是「一國兩制」,國家是全球經濟增長較快且穩定的主要經濟體,貢獻全球經濟增長三分之一。我們在想未來發展時,要思考如何建立好這個優勢,如何可以利用到、發揮到「一國兩制」給我們的獨特優勢,包括如何可以借助內地這個龐大的經濟體、如此大的增長動力,推動我們發展得更快。

 

在這方面,大家都知道,在中共二十大,國家強調推動高質量發展,其中有幾個重要內涵。第一是繼續開放,而且是高水平的雙向開放,在這個過程中,香港無論是地理位置,抑或「一國兩制」的制度優勢,都讓我們發揮很獨特的超級聯繫人角色。這個超級聯繫人角色可以是資金方面,亦可以是人才、貨物方面,亦可以是其他方面,發展的空間很大。第二,是綠色轉型,國家訂立了目標,就是3060,大家都很熟悉,而香港是2050達到碳中和,2035年,我們的碳排放要從2005的水平減少一半。在過渡期間,我們如何可以發揮作用,特別是結合香港在綠色金融方面的優勢,是其中一個重點。第三,在國家的高質量發展中,有幾個大戰略,跟我們最近的大戰略就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。在粵港澳大灣區的「9+2」,這麼多城市,我們跟兄弟城市之間如何錯位發展、如何可以發揮明顯突出的優勢,與內地不是競爭而是聯動發展。

 

國家十四五規劃提到八大中心,但我想特別指出,其中有兩個是特別重要,我們要把握好。一個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這是香港的根本,亦是我們最大的長處,但香港發展又不能單靠這個,所以第二個就是我們的創科發展。以我觀察,未來香港在短、中期,最大的兩個發展引擎就是金融和創科。創科範疇很闊,特區政府已公布香港創新科技發展藍圖,其中我們主攻四個範疇。第一個是人工智能和大數據;第二是生命健康、醫療科技、醫藥;第三是金融科技;第四是新材料和新能源。我們考慮了我們本身的優勢和長處,再考慮鄰近「9+2」的其他兄弟城市各自的優勢,我們覺得在這四個方面,我們可以有所發展。

 

可以這樣說,在這幾方面發展,我歸納為三個重點的新方向。第一是新產業,就是剛才我提到的四個產業。最近可能大家在新聞都有見到,我們在10月分舉辦了一個活動。在新一屆政府上任後,我們成立了引進重點企業辦公室去招商引資,第一批有30間夥伴企業來香港落戶。為甚麼我們稱他們為夥伴企業呢?他不只自己到來,還帶同上、中、下游的供應鏈、生態圈的其他公司。我們上星期亦有一個發布會,阿斯利康落戶香港,同時亦帶來80間其供應鏈裏的內地醫藥企業,我們接觸他們後,亦跟他們商討來香港落戶。我們公布的30間夥伴企業,未來幾年的投資大概300億元,創造一萬個職位,其中大部分都是科研、中高層的職位,不但可以豐富我們的產業發展,亦提供更好的就業機會予香港市民。

 

新產業就是我們聚焦的方向。我最近到美國時,亦趁此機會到了當地兩間從事生物科技的初創,其中一間還將生物科技與人工智能結合。我們跟他們商討,為甚麼這些公司有興趣來香港呢?因為來到香港,在「一國兩制」下,數據自由流動,如果要從事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的工作,數據最重要,這裏能夠接觸到國際的,而因為接近內地,未來也能接觸到內地的。第二,人們願意來香港,因為比較習慣,自由出入、生活方便,而且大都會的多姿多采生活,對於一些外國人和在外國生活的華裔科學家和科研人員,有很大吸引力。再加上教育,他們如果舉家過來,小朋友讀書又放心,而且這裏非常安全。

 

第二是新夥伴。新夥伴的意思是找一些新人,大家一起搭檔,新的市場,大家一起去做。傳統歐美市場是否重要呢?還是非常重要,我們還需要繼續鞏固。譬如我最近出差,前陣子到了歐洲,這陣子到了美國,這些傳統市場仍然非常重要,我們要鞏固。同時,我們要意識到在地緣政治裏,我們需要分散投資,亦需要新的投資者。所以在最近一年多,無論行政長官也好,我也好,以至其他司、局長,都出差到東南亞、中東。而剛才我亦提過,這兩個地方的未來增長比較快。去年10月,第一次去跟他們商討,參加未來投資倡議(FII)的會議,和他們負責投資和貿易相關的官員見面,他們其實很有興趣來這邊發展,因為他們都想投資多元化,所以可以這樣說,是一拍即合。下個月頭,FII第一個亞洲舉辦的峰會就會在香港,在這方面走前一步。

 

除了新夥伴外,同樣地,我們需要新資金,鎖定來源是中東、東南亞。我們在鞏固舊有優勢的同時,開拓一些新的門路、新的資金來源。過兩天有一隻交易所買賣基金ETF上市,這隻交易所買賣基金將會在香港上市,籌錢投到中東。同樣地,既然我們走到這一步,我亦很有信心,下一步就會有更多那邊的資金到來,大家有來有往。

 

我們知道未來發展風高浪急,我們要守穩安全,但同時也有很多機遇,要努力拼搏。在這方面,請大家跟我們一起齊心合力,將香港的經濟發展帶上新水平。

 

完結之前,容許我提醒大家,12月10日,區議會選舉,記得出來投票,共建美好社區。多謝大家。